《林獻堂先生日記》中的顏水龍

Discuss all things related to Yen Shui-long

Moderators: catherine, widhy

《林獻堂先生日記》中的顏水龍

Postby 陳凱劭 » Sat Sep 17, 2005 3:09 am

Image

林獻堂(1881-1956)先生,號灌園,為台灣近代史上超重量級人物。霧峰林家是日本時代台灣五大家族之一(註:五大家族是雞籠顏家、板橋林家、鹿港辜家、霧峰林家、打狗陳家);林獻堂是霧峰林家的掌門人。

林獻堂先生於日本時代,組織台灣文化協會,台灣民眾黨,並向日本帝國請願建設台灣議會,賦與台灣自治,與日本政權對抗,爭取台灣人應有人權及民主政治。

林獻堂先生因鼓吹台灣文化復興及民族精神,在全台各地,結交各方英雄豪傑及智識份子,所以林獻堂一生,等於就是台灣近代史重要縮影。

林獻堂先生因家產雄厚,亦熱心提攜台灣青年才俊,廣交各領域優秀青年,尤其是出身寒微但奮鬥初有成就者,不吝以資金相助。顏水龍先生當年留日期間及後歸來台灣,亦受林獻堂先生父子欣賞,經常邀請顏水龍先生到霧峰林家寫生作畫,談藝術,林家並收藏青年顏水龍畫作,資助顏水龍留法費用。

除顏水龍先生之外,台灣早期畫家如陳植棋、郭柏川、陳澄波、楊三郎、李石樵、廖繼春、張秋海、郭雪湖等,亦在日本時代是霧峰林家座上賓;又從林獻堂日記中看到,王白淵在東京美校求學時,亦曾請託其彰化二水家族長輩到霧峰一趟(註:王白淵與謝東閔是同鄉及同學),請林獻堂寄付,雖然林獻堂當時沒有見到王白淵本人,也不認識他,日記中還寫到王白淵是音樂家,但看王白淵可以考進東京美校,認為他是人才,仍不吝資助。

對林獻堂先生來說,顏水龍只是他結交的眾多台灣青年才俊之一;但對顏水龍來說,林獻堂先生卻是他前半生最重要的貴人。

林獻堂日記等於是一部台灣近代史的縮影,內容涵蓋日本時代到終戰初期台灣的政治、經濟、文化活動,日本時代重要的台灣人幾乎都與林獻堂有所來往。這部日記是台灣最珍貴的私人史料,應屬於全台灣人民所共有。

筆者在本站其他欄曾提過,如果終戰後台灣獨立建國,以林獻堂先生學經歷及全台的人脈班底,林獻堂應該是總理級,甚至總統級人物;如果台灣被中國併入,林獻堂亦應是省長級人物。事實上戰後第一屆省議員選舉及國民大會代表選舉,林獻堂都有投入並當選,並志在台灣省參議會議長,以一償數十年來推動台灣議會運動之願,然半路殺出半山黃朝琴,林獻堂只得黯然退出議長選舉,只當陽春議員。

1949年,蔣介石被共匪擊潰,逃到台灣,在台灣建立小朝廷,林獻堂未能在自己故鄉養老,稱病到日本東京醫治,最後竟不敢回台(深怕回台後被蔣幫政權所迫害),卻於1956年老死異鄉。林獻堂一生在台灣與日本對抗,爭取台灣人應有的普世價值,亦即人權、平等、自由、民主;最後卻在「祖國」來的統治者下,卻老死日本國東京,令人感到荒謬錯愕,實在是台灣人的悲哀。

本套日記原存於林獻堂先生長孫林博正先生處,由台灣中央研究院與林博正先生合作,就日記內容進行解讀、註解,並於2000年開始,將日記(1927至1956年在日本東京逝世)出版,到2004年己出到第十冊(1937年),未來應會繼續出版;此誠為台灣近代史研究之大事。

本日記出版團隊之主持人,為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所長許雪姬教授:

許雪姬所長紹介:
http://th.sinica.edu.tw/per2-hchsu.htm

若對本書有興趣者,可至:

出版品目錄:
http://www.sinica.edu.tw/%7Ethlib/pubca.htm

灌園先生日記(林獻堂先生日記)紹介:
http://www.sinica.edu.tw/%7Ethlib/pubsim.htm#MRling

台灣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
http://th.sinica.edu.tw/
電話: 886-2-27880539
郵政劃撥: 17308795 台灣史研究所籌備處

林獻堂日記之內頁
出處: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灌園先生日記—政治與文化菁英筆下的女性(一)
此頁是1927年11月3日《灌園先生日記》,寫的是去歐洲荷蘭旅行見學的見聞感想。
值得細究的是買來的日記本的樣式格式,林獻堂本人筆跡等等。

Image
Last edited by 陳凱劭 on Wed Sep 14, 2011 11:10 am, edited 15 times in total.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林獻堂先生日記》中的顏水龍

Postby 陳凱劭 » Sat Sep 17, 2005 3:51 am

林博正先生專題演講記錄

題目:說我霧峰林家
時間:2003.10.06
地點: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

http://th.sinica.edu.tw/lin2.pdf

註:此PDF檔案為中研院邀請關於霧峰林家研究的專題演講之記錄,林博正先生演講記錄為此檔案中第二篇;林博正亦曾在演講內容中特別提及顏水龍教授,及將顏水龍教授畫作賣給台北市立美術館之事。
Last edited by 陳凱劭 on Sun Sep 18, 2005 3:05 am, edited 2 times in total.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林獻堂先生日記》中的顏水龍

Postby 陳凱劭 » Sun Sep 18, 2005 2:50 am

昭和八年(1933年)五月十三日,顏水龍在台中州圖書館舉辦留歐畫展,邀請林獻堂先生家族從霧峰來台中市觀賞。

Image

顏水龍先生為後排左二(真是帥啊!ハンサム),林獻堂先生為前排右三坐持枴杖者;餘為林家家屬。

照片前排左至右:林猶龍、藤井愛子、林惠美、楊水心、林獻堂、敏子、林攀龍,第二排左一林睦龍、左二顏水龍、左四林松齡

後面都是顏水龍教授1930年到法國巴黎,現場臨摹博物館名畫的作品。這次畫展畫作等於是顏水龍教授留歐的成績單。林獻堂先生當場就購買了其中幾張(包括顏水龍先生入選巴黎沙龍畫展得獎作品蒙特利公園,現存於台灣台北市立美術館),也代表霧峰林家了對顏水龍先生的支持。

此照片為林獻堂先生長孫林博正先生收藏,收錄於《台灣霧峰林家留真集:近.現代史上的活動》,1988年,自立晚報出版;賴志彰編撰。(註:林博正先生是這場畫展後兩年,昭和十年,即1935年才出世)


舉辦畫展的地點,是日本時代台中州圖書館,位於今台中市自由路與民權路交叉口,是畫展舉辦前四年的1929年(昭和四年)才完成,除了有圖書收藏及閱覽外,亦有展覽空間,為日本時代台灣中部重要的美術展覽場地,台陽畫會中部移動展曾在此舉行過;從林獻堂先生日記得知,楊三郎、郭雪湖也在這裡辦過個展。

此圖書館後因在1970年左右台中公園興建新館,故把地拍賣,由合作金庫購得,有稍微改建,今天還在。

Image
Last edited by 陳凱劭 on Fri Apr 23, 2010 10:45 am, edited 9 times in total.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林獻堂先生日記》中的顏水龍

Postby 陳凱劭 » Tue Sep 20, 2005 12:38 am

林獻堂日記中凡出現顏水龍的名字必定列出;而與顏水龍有關(例如楊三郎,郭雪湖、李石樵等台灣美術界人士及活動)的記錄,雖不一定有顏水龍名字,亦會摘出。綠字則是筆者的註解。

因為筆者手上的日記尚未齊全,所以先把找到的部份先列出。
Last edited by 陳凱劭 on Sat Oct 01, 2005 12:20 pm, edited 1 time in total.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林獻堂先生日記》中的顏水龍

Postby 陳凱劭 » Wed Sep 28, 2005 12:04 pm

昭和四年(1929年)


新曆一月六日
三時餘培火返自台中,陳逢源、陳植棋與之同來,請余明日往觀植棋之油畫展覽會。

註:陳植棋(1906-1932),日本東京美校畢,組七星畫壇與赤島社(顏水龍亦為成員),作品曾入選帝展三次,頗有當年台灣人青年畫家之領袖的氣勢,可惜英年早逝;1934年台陽創立後曾舉辦黃土水、陳植棋之遺作展。陳逢源(1893~1982)為郭柏川之九姑丈,在台北當記者及主持金融事業,亦以詩文傳世,終戰後曾任省議員,亦曾寄付顏水龍1952年的《台灣工藝》一書之書末廣告
Last edited by 陳凱劭 on Wed Nov 19, 2008 12:46 am, edited 7 times in total.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林獻堂先生日記》中的顏水龍

Postby 陳凱劭 » Wed Sep 28, 2005 12:05 pm

昭和五年(1930年)

新曆八月八日
陳澄波來訪。

新曆八月九日
昨日油畫家陳澄波亦來,言十五、十六、十七三日間將在台中公會堂開展覽,請余援助。

註:林博正先生的文章提及他們家曾有陳澄波畫作,但後來不知去向。1947年陳澄波遇害後,大部份陳氏畫作收藏者因恐懼而自行將陳氏畫作銷毀,埋藏地下亦有所聞.....。
Last edited by 陳凱劭 on Fri Jan 27, 2006 2:15 am, edited 6 times in total.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林獻堂先生日記》中的顏水龍

Postby 陳凱劭 » Wed Sep 28, 2005 12:07 pm

昭和六年(1931年)


新曆四月九日
逢源引郭柏川、楊佐三郎及大阪工科學生廖行貴來訪,郭、楊等十五人組織一赤島社,將以啟發台灣之美術,明日在台中公會堂開繪畫展覽會,請余往觀,許之。

新曆四月十日
到公會堂觀赤島社繪畫展覽會,遇廖繼春、范洪甲、陳慧坤、鈴林千代吉,及郭柏川、楊佐三郎等............次到醉月樓歡迎廖繼春外四人............

註:顏水龍亦為赤島社畫會成員之一,林獻堂先生卻完全未提及顏水龍姓名;推測顏水龍並未出席赤島社在台中公會堂的展覽。

新曆十一月二十五日
三時餘肇嘉引張秋海來為余畫像,前日潘春源所畫,培火嫌其非美術的,與肇嘉商量發電召秋海,故秋海本日歸自東京也。肇嘉坐談片刻,即返台中。

註:潘春源為台南著名畫師,以寺廟彩繪壁畫著名,其子為潘麗水,這段所謂其「非美術的」,推測是指潘春源並非接受現代美術教育。

註:張秋海(1899-1988),台北蘆洲人,與顏水龍是東京美校油畫科與研究科七年同學,赤島社成員之一,張秋海1938年赴北京,後定居北京至終老,與台灣美術界斷了連繫。


新曆十二月九日
張秋海七日往台北,今日復來畫文川父子之相。

新曆十二月二十三日
十時張秋海為余再畫肖像。............八時同內子、猶龍、愛子、秋海、階堂、垂勝等觀口琴會所主催之演奏會。
Last edited by 陳凱劭 on Sun Mar 12, 2006 3:57 pm, edited 6 times in total.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林獻堂先生日記》中的顏水龍

Postby 陳凱劭 » Wed Sep 28, 2005 12:23 pm

昭和七年(1932年)

新曆四月三日
楊佐三郎以榮鐘為案內,來請余到自治聯盟本部觀其油畫展覽會,即與之同往,余與六龍各購一幅,價皆八十円,復匆匆返霧峰。

新曆四月四日
楊佐三郎取昨定購之油畫來,即與之八十円。

註:楊佐三郎即為楊三郎。

新曆七月十七日
嘉義陳清波率畫家十餘人來遊萊園。

註:陳清波為陳澄波(1895-1947)之筆誤。

新曆八月三十日
午後二時餘林熊光、陳清芳、吳場來訪。熊光昨日初到此,場與清芬亦來僅數日而已。

註:陳清芳就是與顏水龍同時在法遊學的陳清汾(1913-1987)之筆誤;林熊光則出身板橋林家。

新曆十二月二十四日
顏水龍來,預定旬日間住在,為余夫婦畫肖像也。

新曆十二月二十九日
培火、水龍、蘭醫生娘、錦花、明珠等九時歸去。
Last edited by 陳凱劭 on Tue Mar 14, 2006 1:26 am, edited 3 times in total.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林獻堂先生日記》中的顏水龍

Postby 陳凱劭 » Wed Sep 28, 2005 12:23 pm

昭和八年(1933年)

新曆二月十二日
吳三連、楊景山及葉榮鐘來訪,三連、景山為午後將開新民報社所主催之芭蕉座談會而來也,雜談兩時間,午餐後方去。
顏水龍來,預定住在旬日,將為余畫像也。
夜宴天成、關關、水龍,合余與內子、攀、猶、愛、岩石,計九人。



新曆二月十八日
土曜講座顏水龍講「藝術與人生」。


註:當年林獻堂在霧峰舉辦文化講座,由林家家人或附近智識份子、友人來演講。聽講者多為霧峰附近仕紳。

新曆五月十三日
九時與內子、攀龍、猶龍、愛子往台中圖書館看顏水龍留歐作品展覽會。內子為之購買モンスリ公園及ポンヌフ二幅。水龍請余等及六龍、松齡、敏子同撮影以作紀念。


註:合照請見:
http://slyen.org/forum/viewtopic.php?p=402#402

林獻堂夫人所購之兩幅畫作名字,推測林獻堂只是隨手記在自己日記,所以拼音不太準確。此二幅 1998 年由林獻堂先生長孫林博正先生售予台北市立美術館,由官方永久典藏,已是台灣人民共同資產。

モンスリ公園(現存台北市立美術館)
Image


ポンヌフ(現存台北市立美術館)
Image



新曆六月二十二日
顏水龍與張建賢來訪,水龍不日將往神戶,內子與之油畫代金二百五十円。
Last edited by 陳凱劭 on Wed Nov 19, 2008 12:41 am, edited 8 times in total.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林獻堂先生日記》中的顏水龍

Postby 陳凱劭 » Wed Sep 28, 2005 12:24 pm

昭和九年(1934年)

新曆一月二十八日
楊佐三郎訪余於俱樂部(按:台中州俱樂部),請為其發起人,將於來月開其留歐繪畫展覽會,許之。


新曆二月四日
內子、攀龍、猶龍、愛子、惠美同余午後一時半住台中市民館看楊佐三郎之留歐作品展覽會,顏水龍、郭柏川、張星建等俱在,余為之購セーヌ河風景一幅,金百円。


註:セーヌ河,法國 La Seine, 塞納河

新曆二月七日
楊佐三郎、顏水龍、陳澄波、郭柏川四畫家及葉榮鐘、張星建來訪,余與之同往萊園,四人各畫一幅以贈一新會為紀念,午後三時歸去。


新曆二月八日
林瑞火將經營カフエ,來請攀龍為之命名,他不識攀龍為何種人物,故有此孟浪也。攀龍辭之,適水龍來,乃轉託顏氏。
午後水龍為余畫肖像,阿榖、雙吉、阿灶、金水俱來看。水龍三時廿分往台中。


註:カフエ,是大正與昭和初年Cafe(Coffee)的寫法,當年是以法文Cafe直接音譯,今日本的Coffee做コーヒー,Coffee店若找顏水龍命名指導,就對了。

新曆二月十日
顏水龍十時畫一新會館,余與攀龍、成龍、岩石往觀,適英人劉忠堅牧師亦來,余約其明日來共午餐。
三時水龍為余畫肖像,四時往台中。



新曆二月十一日
水龍十時餘為余畫肖像。


新曆二月二十七日
顏水龍夜宿余宅,因倦甚不能與之多談。


新曆二月二十八日
顏水龍返台中為人畫肖像。


新曆十一月九日
顏水龍、張星建、張深切來訪。水龍此回為台展審查委員,前月歸自東京,述內子、攀兒俱健康,來月將返家。深切言《新民報》文藝部長李金鍾不肯登載文藝協會之記事,甚為不平。午後一時餘方各歸去。


註:顏水龍1934年擔任台展審查員(洋畫部),象徵顏水龍在洋畫的成就地位到達顛峰;既然已是評審級的人物,此後就不再參加競賽式的美展;也埋下顏水龍日後走向工藝指導的因子。

新曆十一月十九日
楊佐三郎來訪,張星建與之同來,雜談至日暮,留之晚餐,七時半方返台中。


新曆十二月十一日
郭雪湖將於十四、十五、十六三日間,開其東洋畫之作品展覽會於台中圖書館,特來請余往觀。張星建與之同來,余留之晚餐。


新曆十二月十五日
八時四十分往台中圖書館看台北郭雪湖所作之東洋畫展覽會,雪湖詳為說明畫意,余為之購「鸚鵡」一幅。其母亦來,余約其十七日來霧峰一遊。
Last edited by 陳凱劭 on Tue Mar 14, 2006 1:15 am, edited 4 times in total.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林獻堂先生日記》中的顏水龍

Postby 陳凱劭 » Wed Sep 28, 2005 12:24 pm

昭和十年(1935年)

新曆三月八日
張星建引畫家李石樵來訪,留之午餐後方返台中。


昭和十年(1935年),新曆十二月十日
顏水龍來,攀龍欲建築家屋與猶龍比鄰,使水龍為之斟酌間格。余招培火、成龍同往觀,並量面積之長短。午後水龍往台中。

註:1935年,林獻堂家中有意增建一新房子,顏水龍就幫忙做初步的建築配置規劃了。霧峰林家大厝是台灣最大且最華麗的傳統漢人院落,可惜在1999年的921大地震時倒塌大半,目前在復建中。
Last edited by 陳凱劭 on Sun Mar 12, 2006 3:56 pm, edited 4 times in total.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林獻堂先生日記》中的顏水龍

Postby 陳凱劭 » Wed Sep 28, 2005 12:25 pm

昭和十一年(1936年)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林獻堂先生日記》中的顏水龍

Postby 陳凱劭 » Fri Mar 10, 2006 9:13 am

昭和十二年(1937年)

新曆一月十日
彭華英來訪,顏水龍、甘得中、林紹培陸續而至.............水龍報告攀龍、天成、關關在東京平安之消息,三人亦各陸續而去。

新曆三月十五日
顏水龍來取其圖,片刻即去,言欲乘急行車往台北也。

新曆四月十五日
李石樵、張深切來訪。石樵將於來廿四、廿五、廿六三日間,在台中公會堂開個人展覽會,請余往觀。午餐後方去。

新曆四月二十六日
李石樵在台中虫會堂開個人油畫展覽會。昨晚同深切來請余往觀。人情上不能卻,九時乃往。擇「半身美人」一幅,價五十円。

新曆五月六日
台陽美術協會楊佐三郎、陳澄波、李石樵、洪瑞麟、李梅樹、陳德旺、許聲基及張星建來,請八日往公會堂觀展覽會,並要求補助費,即與之五十円。

新曆六月七日
顏水龍來尋攀龍,並求會余,雜談片刻。

註:此時林獻堂去日本東京,共長達一年半,顏水龍當時亦在日本。這段期間可能是顏水龍與林獻堂兩人互動最頻繁的時期。
林獻堂到東京,主要是為了夫婦兩人治病;並面會日本官員,致力其提倡的台灣人自治運動。
林獻堂曾邀請中國保皇派文人梁啟超來台灣霧峰大宅裡吟詩作樂,梁啟超告訴林獻堂,中國三十年內沒有能力幫台灣,並建議林獻堂若要從事台灣自治運動,在島內可能不會有太大成果,因為當時根本沒有民主選舉,權力是操縱在台灣總督府,喚起台灣民眾恐怕沒有什麼實際作用。
梁啟超說要在島內組織提倡,不如直接到東京結交日本高層官員及學者,遊說日本人智識份子,幫助台灣人取得應有地位,說不定是另一條較有效的途徑。日記中看到林獻堂在這一年面會很多日本中階官員及學者,還提到林獻堂在遇到原本在台北帝大著名教授矢內原忠雄(日本帝國主義下的台灣作者),矢內原就是在台北帝大批評日本對台植民政策,於是被台灣總督府不爽所以被解職回到日本,林獻堂佩服矢內原教授,日記中提到林獻堂決定每年寄付他若干金錢以贊助他學術研究。
林獻堂此行兼有遊覽日本名勝古蹟,與在日本親友相聚之目的。


新曆六月十日
攀龍二時餘來,招往新井藥師看土地,余並招藤井、成章同往。先到顏水龍處少憩,水龍乃導觀土地,他在是處頗熟識,計看五、六處。有二處頗合余與攀龍之意,遂託其交涉。余與藤井、成龍六時餘返野方。藤井導觀一處新建家屋,欲賣五千餘円,因場所與建築皆不能合意。

註:此次林獻堂去日本東京,有意在東京置產買土地房子,由顏水龍帶林獻堂去四處參觀。

新曆六月十四日
顏水龍尋至。前日所看之土地皆不欲賣,他另尋覓西落合一處,請余往觀;肇嘉亦言,在江戶川邊有一處土地二百坪及家屋欲賣二萬千円,余等先與之觀,是處建築頗好,但地點不太適合;次往西落合,面積三百坪,要賣萬円。水龍言,四面疊石之工事若包含在內就可以買。肇嘉甚贊成。

新曆六月十八日
將出門顏水龍至。言十日往觀新井藥師附近之土地,他直接與之交涉,計有三百八十坪,每坪三十円云。余遂與之約廿曰午前再往斟酌,然後決定。

新曆六月二十日
攀龍、水龍如約九時而至,珠如亦來,遂招愛子,以藤井為導,一行六人往鷺之宮看土地,因地點不佳,不成問題。水龍導余等至新井藥師驛下車,行十餘分至西落合,是處於十日前西日看過,因地主坪欲賣三十元,故再斟酌也。.......次到水龍之寓少憩,乃往マブル午餐。

新曆六月二十一日
水龍四時餘歸來,余囑其土地買賣交涉之方法。

新曆七月一日
顏水龍來招余同往攀龍處,由野方乘車至鷺之宮換乘自動車,至馬橋四丁目再徒步十分間乃至。攀龍、珠如留余等午餐。二時餘雨稍霽,四人同往明治神宮外苑看繪畫館。五時往銀座����茶店飲茶。次到街上散步,至高島屋注文彫刻水晶印一個。次到BR西洋料理店晚餐,八時餘返野方。

新曆七月八日
顏水龍來言,約明日同往輕井澤。因有事不能往,待另日云。

新曆十一月十七日
攀龍、天成、關關來看余,顏水龍亦來,坐談片刻則歸去。

新曆十一月二十三日
顏水龍來謝補助金百円,培火、柏齡亦至,水龍先去,他兩人談至五時方去。

新曆十二月十五日
顏水龍三時餘來言,中井驛附近有家屋及土地將賣人,適攀龍亦至,逐約明日往觀。水龍先去,攀龍晚餐後乃返。
Last edited by 陳凱劭 on Tue Mar 14, 2006 1:10 am, edited 3 times in total.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林獻堂先生日記》中的顏水龍

Postby 陳凱劭 » Sat Mar 11, 2006 2:05 am

昭和十三年(1938年)

新曆一月五日
顏水龍來訪,留之午餐後方去。

新曆三月四日
顏水龍五時餘來看余,遂留之晚餐,近七時方去。

新曆三月三十一日
攀龍、珠如十一時餘本朝同顏水龍往觀貸家在於西落合,二人皆甚合意,但每月貸家料百七十円為較貴耳。午餐後乃歸去。

新曆四月一日
顏水龍八時半來,招余及成章同往演淀橋區西落合一之二二九看貸家,全部洋室惟下女室疊席而已,有水蒸氣之設備,防寒頗為周到,但建築約近十年,壁裂數處。囑顏水龍交涉減貸家料及修繕,遂歸。

新曆四月四日
攀龍往招水龍同到三井信託,交涉西落合之貸家。

新曆四月十九日
資彬招待子瑜、燕生於山水樓,余與正雄相培,宴將終而水龍方至,雜談至近九時始返。

新曆四月二十一日
攀龍、水龍來謂西落合之貸家修理一部分而已,據三井信託之言,屋主不肯多出修繕費也。余遂與之往觀,使水龍往商三井信託,最少限度樓下之寢室二間及玄關門外之壁非再抹不可。

新曆四月二十八日
水龍來,約之明日同買寢臺。

註:寢臺=しんだい、床。

新曆五月一日
本朝將移住西落合....................內子前刻與水龍約觀其宅來,五時余及珠如與之前往,水龍導觀樓之上下,並招其同來晚餐。

註:林獻堂在東京將近一年,總算選到適合的房子,終於要搬進去住了。住進新房前,還跑去參觀顏水龍在東京的住宅,想必顏水龍東京自宅內的裝修及傢俱設計得不錯,值得林獻堂夫婦參考。

新曆五月五日
顏水龍五時來,招之同出散步,至新井藥師驛然後返,約近一時間...........。晚餐後內子、珠如、水龍、阿密等欲往觀長崎夜市,余遂不能往。

新曆五月八日
水龍來,內子過午率關關、惠美、晴美亦至,飯後以水龍為導往看德川家庭園之牡丹,園之開放一週間,今日為末日也。

新曆五月五日
顏水龍五時來,招之同出散步,至新井藥師驛然後返,約近一時間...........。晚餐後內子、珠如、水龍、阿密等欲往觀長崎夜市,余遂不能往。

新曆五月十日
顏水龍來,囑其往渡邊之宅查成章服アラリン之分量及時間,蓋欲知其當時之心理狀態也。

新曆五月十五日
水龍因余寢室之窗西向,晴時頗覺炎熱,招申甫、威甫共縛竹以遮日光。......余與攀龍、珠如以水龍為導參觀哲學堂。

註:此時1938年顏水龍已開始從洋畫轉而關心手工藝,所以親手編一個竹製窗簾給林獻堂用。

新曆五月二十二日
水龍來與珠如剪裁椅囊,晚餐後離去。

新曆五月二十三日
水龍七時餘來,與珠如作椅囊,十時歸去。

新曆五月二十六日
水龍三時來,余招其同往銀座買椅囊,次到富士用餐。

新曆五月二十九日
水龍自午前來,與珠如作椅囊,四時餘方去。

註:椅囊=椅套。林獻堂東京新買房子的佈置及傢俱,大部份是由顏水龍效勞張羅。林獻堂1949年離開台灣,住在東京而到過世,也是在這房子裡。

新曆六月四日
水龍五時餘來,招其同出散步三十餘分間。

新曆六月七日
張秋海率其妻及二子來訪,他於昭和六年秋往霧峰為余畫肖影,越年即放棄其畫家之職業而為茶商,其獲利較豐,生活稍為安定。去年以來,諸資本家直接向台灣買收,因而獲利減少,思欲往北京為教員云,坐談至四時方歸去。

註:張秋海(1899-1988),台北蘆洲人,與顏水龍在東京美校七年同屆同學;張秋海會知道林獻堂來東京並登門拜訪,極可能就是顏水龍通知的。張秋海後來果然去了北京,原因是前一年(1937)蘆溝橋事件爆發,日華戰爭開始,北京已被日軍所控制之故,就我所知張秋海剛到北京是先投靠已在北京落腳的台灣人畫家郭柏川(1901-1974),再到北京的學校任教。張秋海在終戰後並沒有回到台灣,1987年,台灣與中國兩國開始交流時他年事已高,不久就過世,所以他後半生與台灣美術界斷了聯繫。我聽謝里法教授說過,他在台灣解嚴前就曾到北京查訪一些台灣人藝術家的消息,例如音樂家江文也,以及張秋海。謝里法回台灣後,有特別向顏水龍教授報告張秋海的消息,據謝里法所說,顏水龍聽了後整個人陷入回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新曆六月十日
顏水龍取萬有製藥社之含漱藥說明書來,因余咽喉不佳之故也。

新曆六月十二日
五時餘雨稍霽,招成章、珠如同出散步,至顏水龍處坐談數十分間,並招其來晚餐。

新曆六月十三日
顏水龍六時餘來共晚飯。

新曆六月十四日
培火三時餘來,水龍亦繼至,........蔡顏俱晚飯後方返。

新曆六月十七日
顏水龍來,適余朝餐,坐談一時餘,余觀其感冒頗重,使其服アスビリン,因余服之頗有效果也。

註:アスビリン=Aspirin,阿斯匹靈。

新曆六月十八日
水龍六時餘來。

新曆六月二十二日
顏水龍近十一時來,午餐後方去。

新曆六月二十八日
顏水龍知內子欲出發,七時半來,遂同余與攀龍、珠如、成章往東京驛。.........余與珠如、水龍到丸ビル二階觀商品陳列,又在三共飲茶乃返。

新曆七月一日
顏水龍引台中陳玉之子添二次郎來訪,僅在玄關數語而已。

新曆七月二日
顏水龍來,午餐後方去。

新曆七月三日
培火、水龍四時餘來,皆晚餐後方歸去。

新曆七月四日
顏水龍九時餘來,導攀龍往椎名町中森外科醫治療。

新曆七月五日
水龍來,晚餐後同攀龍、珠如、成章往東長崎散步,余倦甚,八時五十分就寢。

新曆七月四日
顏水龍九時餘來,導攀龍往椎名町中森外科醫治療。

新曆七月七日
自蘆溝橋事變以來,日、支兩軍死傷者百數十萬,支那人民之死傷者不可勝數,日本新聞稱之曰聖戰,又曰日支共存共榮,又曰東洋平和,誰敢不信。今日適為一週年紀念日,時在正午,余亦為默禱東洋之平和,凡破壞平和者天必棄之。同在座默禱者顏水龍、溫成章,珠如在廚次,攀龍出外,禱畢同食麵。

註:林獻堂與顏水龍,在當年毫無疑問是日本人,但仍為日華戰爭中的中國死難者祈禱,並祈求早日和平;足可見林獻堂是人道主義者。

新曆七月十三日
顏水龍九時來,因前日與土地會社之事務員上林國雄約本朝來受取前金,待至十時四十分上林方至,水龍為通譯。

新曆七月十七日
培火三時餘來,招之及水龍、攀龍、珠如、關關、阿密將往日比谷公園散步,出門時適申甫、威甫亦至並招之,一行九人在公園撮影,次到末廣晚餐,繼往銀座散步。

新曆七月二十一日
近七時水龍來同早餐,七時廿分他同余、成章由寓所出發,........十二時五分扺輕井澤,..........余與水龍往買家具,二時餘到グリーンホテル,仍宿於九日所宿之室,休憩一時餘乃往輕井澤訪伊澤氏,他導余觀仁禮別莊,次觀田口弼一(號醒軒)畫別莊及序,水龍為通譯,談四十分間。次到街上買椅棹。

新曆七月二十二日
水龍請余修改其翻譯ビタビン之萬有製藥漢文廣告,近十時他仍住宿ホテル,因無被之故也。

註:ビタビン=Vitamin,維他命。顏水龍此時在スモカ齒粉公司廣告部兼職,從事廣告設計工作;萬有製藥可能是顏水龍另外接的廣告設計案子。至於為何要有漢文廣告,推測可能是要送到支那之故,此時日軍早己控制支那東半部,蔣介石已敗退到重慶。日本藥廠到中國做生意,是很自然的事。

註:ホテル=Hotel,台語至今還有這個英文-->日語-->台語的名詞。

註:顏水龍1903年生,從小接受日本教育,漢文字詞雖然懂很多,台語也流利,但當時要寫完整的華語句子文章可能有困難,所以才請受過漢語教育的林獻堂幫忙修改華語廣告。林獻堂日文也不流利,只會一些基本會話及名詞,這一年日記還有提到林獻堂在東京唸日文讀本的記錄。林獻堂與辜顯榮,其實都不會講完整流利日語,都要靠翻譯才能與日本人溝通。顏水龍有機會也擔任林獻堂在東京時期的翻譯及導覽。


新曆七月二十三日
水龍本日返東京,使其囑珠如郵送毛織背心一領,因氣候早晚頗寒也。

新曆九月二十日
四時餘雨稍止,招成章同往水龍處,適中野浩亦在焉,他住在余寓比鄰之第二家,水龍為余介紹。他於三十年前曾往台灣,就職於台中醫院及財務局,僅三、四年而已。他今年六十矣,為弓術之指導者,以外則無所事事焉。坐談數十分間,他先歸去,余遂招水龍同來晚飯。

新曆九月二十五日
水龍近七時來,託其詢問箱根土地會社之事務員,千チ瀧別莊何以至今尚未作登記之手續耶。

新曆十月二日
水龍來同晚餐,八時方歸去。

新曆十月三日
五時訪水龍,不遇而返。

新曆十月二十三日
水龍七時餘來,坐談至九時餘方去。

新曆十月二十九日
水龍威甫二時餘來,培火亦繼至,雜談片刻,水龍、威甫先去。

新曆十一月十一日
水龍來同晚餐,食後即去。

新曆十一月二十日
水龍來晚餐,因今晚特設佳餚以祝珠如退院也。

新曆十一月二十三日
水龍來同晚餐並約其明日同往。

新曆十一月二十四日
攀龍、水龍同余往伊澤氏處祝壽,至大塚驛,肇嘉、溪秋、明電、三連在彼相待,七人同往。因其應接室甚小,有先客在焉,伊澤氏出於玄關相見,僅作恭喜一語而別。

註:應接室=おうせつしつ,洋式會客廳。

新曆十一月二十六日
郭雪湖十時餘來,他於前日贈余單條一幅,余贈筆資料二十円,雜談約三十分間乃去。

新曆十二月八日
攀龍、珠如、成章、水龍同晚餐於銀座アラスカ。

新曆十二月十一日
十時餘歸寓,松齡、水龍來坐談,知余今夜欲出京也,片刻即去。

註:林獻堂所謂欲出京,是他離開東京到神戶港,準備要坐船回台灣。當年日本神戶<-->台灣基隆,約需三天兩夜。

註:此年(1938年)因林獻堂在東京長住達一年半,所以是同在東京的顏水龍互動最多的一年,本年日記中出現顏水龍次數也是最多。從日記中可以看出,林獻堂與顏水龍關係情同父子的深厚關係。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林獻堂先生日記》中的顏水龍

Postby 陳凱劭 » Mon Aug 14, 2006 12:17 pm

最近找到一張霧峰林家老照片。

林家是大富人家,很早就接觸寫真術,所以日本時代留下來的寫真多的是;拍林氏家族親友、拍霧峰林家建築物的都有。過去亦有林家日本時代寫真集專書出版。

不過我找到的這張較特別,是顏水龍教授老友千千岩助太郎拍的,是台灣總督府營繕課長井手薰率領一群官員學者技師一起去參觀霧峰林家所攝,千千岩先生也是參觀團團員之一,年代約1932年,後來被千千岩教授發表於台灣建築會誌中。

照片中顯示霧峰林家的戲台,亦可一窺林家的排場,及住居精緻程度。大家可以想像一下,林獻堂先生與顏水龍先生兩人,一老一少,七十幾年前就坐在這裡談歐洲藝術。


Image
Last edited by 陳凱劭 on Thu Dec 15, 2011 12:56 am, edited 2 times in total.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Next

Return to General Discussion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2 guests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