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族文化村20週年(1986-2006)

Discuss all things related to Yen Shui-long

Moderators: catherine, widhy

Re: 九族文化村

Postby 陳凱劭 » Sat Aug 05, 2006 10:14 am

九族文化村20週年典禮:

致詞者為台灣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主委 瓦歷斯.貝林(賽德客族)

左為九族文化村創辦人張榮義董事長

Image
Last edited by 陳凱劭 on Wed Sep 14, 2011 7:53 am, edited 1 time in total.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九族文化村

Postby 陳凱劭 » Sat Aug 05, 2006 10:24 am

九族文化村20週年典禮:

筆者代表千千岩家族接受九族文化村贈禮(千千岩家族代表當天在日本有要事無法來台,兩天後才來台)。

筆者亦代表千千岩家族致詞,以簡短的時間內介紹千千岩博士及家族與台灣原住民70年來的感情;創園時顏水龍教授介紹促成老友千千岩博士來台指導九族原住民建築樣本,及戰後顏水龍教授曾幫千千岩博士代為保管高砂族踏察資料將近十年的歷史經過。

Image
Last edited by 陳凱劭 on Mon Aug 07, 2006 4:42 am, edited 1 time in total.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九族文化村

Postby 陳凱劭 » Sat Aug 05, 2006 10:31 am

展覽揭幕:

左起:原住民委員會主委瓦歷斯.貝林;日本東京外國語大學三尾裕子(Mio Yuko)助教授(淺井惠倫攝影展策劃代表);九族文化村張榮義董事長。

背景就是淺井惠倫台灣原住民攝影展。淺井教授專攻語言學,日本時代來台北帝國大學(今台灣大學)文學院任教,當年帶著相機及當年剛發明的錄音設備,到台灣高砂族部落採集語言,留下大量影音記錄。

Image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九族文化村

Postby 陳凱劭 » Sat Aug 05, 2006 10:41 am

左:姚德雄先生:台南人,1986年九族文化村總設計師。是顏水龍教授在國立藝專的學生,與劉文三教授同學。姚先生目前是台灣遊樂園區及旅館規劃的權威。因為規劃九族文化村,姚先生二十年來也成為原住民研究的專家。姚德雄先生曾與顏水龍教授,一起到日本福岡拜訪千千岩博士,討論規劃事宜。姚先生也告訴我很多當年九族文化村規劃的故事。

中:我啦

右:徐瀛洲先生:台南佳里興人,台灣原住民文物收藏研究專家。參與1986年九族文化村高砂族文物規劃工作長達一年多。亦與顏水龍教授、千千岩博士熟識。


Image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九族文化村

Postby 陳凱劭 » Sat Aug 05, 2006 11:11 am

Image


嚎啕大哭的千千岩博士

1986年,九族文化村完工前夕,九族文化村邀請千千岩博士來台指導。

當年九族文化村園方、施工單位、設計單位;早就風聞千千岩博士要求嚴格,千千岩博士戰前在台北工業學校(戰後台北工專)、成大任教二十二年,1986年在台灣還有一些在工程界的學生,千千岩博士的個性不難打聽。

本來大家都臉皮繃緊,準備接受千千岩博士的指教,為了緩和一下氣氛,並表達歡迎之意,九族文化村請來一群高砂族原住民在現場跳舞歡迎。

Image

千千岩博士到現場,下車,一進到園區,看到高砂族熱情歡迎,一棟棟高砂族住家樹立在園區,竟然就近找棵樹坐下來,嚎啕大哭起來。

一時間大家傻眼,也不知該怎麼辦,大家就等著千千岩前輩哭完再圍上去安慰。

原來千千岩博士是喜極而泣。

Image 


本來,千千岩博士以為台灣高砂族建築只能在他夢中追尋了(1980年代,台灣原住民部落的傳統建築物幾乎都消失了),到了九族文化村竟然可以看到夢中的情景再現,當然是高興得大哭一場。

原本大家以為千千岩博士是來嚴格驗收的,要來「教訓」施工的錯誤的,沒想到是喜劇收場。

大家圍著千千岩博士,一棟一棟看,聽千千岩博士講他年輕踏查高砂族部落的故事。

Image

千千岩博士家屬曾告訴我,顏水龍教授安排老友千千岩博士來台灣做九族文化村,讓千千岩博士多活了好幾年,讓千千岩博士人生最後幾年充滿著喜悅與充實。千千岩博士家屬都衷心感謝顏水龍教授細膩的友誼。

Image

對千千岩家族而言,顏水龍教授原本是千千岩博士的部屬,戰後成為好友,後來又變成千千岩家族的重要恩人。顏水龍教授可以說是「人格者」,我們年輕後輩在兩位老仙身上看到珍貴的情誼。

Image
Last edited by 陳凱劭 on Thu Aug 09, 2007 7:30 am, edited 3 times in total.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九族文化村

Postby 陳凱劭 » Wed Aug 09, 2006 1:03 am

台灣 民生報登出千千岩博士的報導,也述及千千岩博士與顏水龍教授的情誼。是記者從筆者網站看到資料再寫成。

2006.08.09 A10 文化風信版,記者賴素鈴報導。

Image
Last edited by 陳凱劭 on Thu Aug 09, 2007 7:40 am, edited 1 time in total.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九族文化村

Postby 陳凱劭 » Thu Aug 31, 2006 4:41 am

九族文化村,千千岩博士特展的小海報。

除簡介千千岩博士生平以外,筆者也提及了顏水龍教授推薦促成之功。

Image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九族文化村

Postby 陳凱劭 » Fri Oct 06, 2006 1:16 pm

呂昭諒先生,2006/09/18來信給我:



陳先生:

我在建築電子報得知千千岩助太郎博士紀念特展的消息 ,
內心非常興奮與高興 , 同時也感謝你熱心的策劃與安排.

我在1985年 , 在日本唸建築時 , 有一次回國到大直拜訪
顏水龍教授 , 當時經由顏教授的介紹得知他在成大早期的
好同事,千千岩助太郎博士與大倉三郎博士 (我唸的學校京
都工藝纖維大學的前校長), 當時大倉博士已去逝. 我經顏
教授的介紹回日本後 , 專程親自到福岡香椎家 , 拜訪了千
千岩助太郎博士夫妻, 當時兩夫妻約90歲 身體都很健壯 ,
令我印象非常深刻 , 千千岩老教授同時也送我一本 "台灣
登山的回憶錄 "(可惜當時沒請他簽名) .

總之, 盼望在台北能早日看到紀念特展, 煩請告知確定日期,
另想請問千千岩力博士何時計劃再訪台?

呂昭諒
2006/9/18




[註1]:呂昭諒先生,1997年回國主持台北弘格旅館規劃設計顧問公司,是台灣國內首家專門以旅館、休閒觀光的專業規劃設計顧問公司。

[註2]:呂昭諒先生,其兄長畢業於國立藝專,曾受教於顏水龍教授門下,畢業後其兄長經顏水龍教授邀請,曾至實踐家專美工科兼任教職,於是呂昭諒先生全家與顏水龍教授非常熟悉,有機會經常向顏水龍教授請益;1980年代呂昭諒先生在顏水龍教授鼓勵之下,到日本深造,前往京都工藝纖維大學建築學科就讀;呂先生有機會回台灣時,都會到顏水龍教授家中探視,向顏水龍老前輩請安,並報告留學經過,並向顏水龍大前輩前益。顏水龍教授將呂先生介紹給退休住在日本福岡的千々岩教授,呂先生回日本後曾專程到福岡一趟,探視千々岩博士。

[註3]:大倉三郎(1900-1983)是日本時代最後一任台灣總督府營繕課長(1940-1945),畢業於京都帝大,是臺灣生活文化振興會主要幹部與1944年台南赤崁樓古蹟修復工事的總負責人(名義上的負責人),也擔任成大建築系1944創系第一位兼任教授,與顏水龍教授極熟識。大倉三郎在1962-1966擔任日本京都工藝纖維大學學長(校長)。
Last edited by 陳凱劭 on Wed Mar 12, 2008 11:43 pm, edited 1 time in total.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九族文化村

Postby 陳凱劭 » Wed May 02, 2007 4:59 pm

Image

千々岩助太郎(1974):高砂族住居研究の思い出

千々岩助太郎撰於1974年,登於日本的《えとのす(Ethnos in Asia —– 民族・民俗・考古・人類)》第1号,共五頁。

這本雜誌的主編是戰前台灣考古、人類學者,日本國分直一教授(1908-2005),可惜創辦幾期後停刊。

國分直一教授在2005年過世,國分教授的過世,象徵戰前日本的台灣學研究世代的結束,國分教授是最後一位。

1999年,國分直一教授九一高齡,曾來台灣參加平埔族學術研討,並曾獲李登輝總統接見,李總統特別代表台灣人民,親自向國分直一教授致謝,感謝他對台灣學研究的貢獻。這是國分教授最後一次回來台灣。

下圖為1999年,國分直一教授,來台南縣佳里鎮參加「平埔文化」的研討會,與會的文史工作者紛紛請平埔研究的大前輩國分直一教授簽名,:

Image


(筆者註:金関丈夫教授在戰前、戰後的台北城很出名,人面很闊,他交的朋友台灣人、日本內地人、美國人、德國人都有,大官及平民百姓都有,他是一位熱愛台灣本土,貼近台灣基層的學者,會講台語。李總統戰前在台北高等學校就讀,後到京都帝大,戰後回到台灣大學唸書,一定聽過這位知名教授或看過他的書及雜誌;此外,李登輝總統在台北高等學校就讀時,極可能曾修過千々岩助太郎教授在台北高校兼課開的「住居學」課程)


國分直一教授,是金関丈夫的學生。他們其實不是在學校認識的師生,應該說是「師徒」。國分直一教授戰前在台南女子高等學校教書,對台灣南部平埔族非常有興趣,在金関丈夫教授(台北帝大醫學部解剖科)的鼓勵指導下,從事台南平埔族的考古研究。

終戰後國分直一被留用,運用短短的幾年時間(戰後日本學者技術人員被留用,都只是短期留用),與金関丈夫在台北帝大從事考古人類學研究及成果整理。這時國分直一教授就住在金関丈夫教授台北市建國中學後面的官舍裡。

這雜誌題目雖然是以亞洲為研究場域,國分直一教授在創刊號找來寫文章的學者,大部份是戰前台灣的高砂族、平埔族學者老朋友;雜誌封面題字,請師父金関丈夫教授題字。

Image

創刊號作者群中有國分直一、金関丈夫(1897-1983,引揚回日本後擔任九州大学醫學院教授)、宮本延人(1901-1988,東海大学教授)、千々岩助太郎(1897-1991,九州大学博士,九州產業大学学長)等等。

這裡面金関丈夫教授與千々岩教授引揚回日本後,都住在九州福岡市,金関教授在九州大學醫學部任教,千々岩教授則是在戰後九州大學取得博士學位(時年63),兩人在回日本後經常往來。

這幾位戰前日本籍台灣人類學研究者,顏水龍教授也都與他們認識。

此外作者群中,還有多位戰後台灣籍人類文化考古學者,如林衡道、陳奇祿、劉茂源、高業榮、蔡篤志、陳春木等人。

有與趣可以看我整理全文: http://blog.kaishao.idv.tw/?p=696
Last edited by 陳凱劭 on Tue Apr 22, 2008 3:11 pm, edited 7 times in total.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九族文化村

Postby 陳凱劭 » Mon Sep 24, 2007 3:50 am

台中州立圖書館推出兩本數位化千々岩助太郎著作

日本時代台中州圖書館:

Image

Image

日本時代台中州圖書館就在在台中市三民路太陽堂餅店斜對面,1933年顏水龍教授在此開過留歐畫展(林獻堂先生全家去看畫展),1970年代初賣給合作金庫,搬到台中公園北側去了;圖書館現已改名「國立台中圖書館」。

台中州圖書館曾收藏幾本戰前1930年代末期,千々岩助太郎教授的著作,最近有兩本被國立台中圖書館予以數位化,可以從網路上直接看全書,對台灣高砂族建築有興趣網友可以觀賞。

《台灣高砂族住家の研究第1報》(1937,台灣建築會發行,千々岩助太郎撰)

a.JPEG版本;b.PDF版本


Image
Last edited by 陳凱劭 on Thu May 08, 2008 4:50 am, edited 2 times in total.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Sayon no kane, 1943

Postby 陳凱劭 » Sun Mar 09, 2008 8:09 pm

サヨンの鐘 (Sayon no kane), 1943

Image

サヨンの鐘(Sayon no kane)是台灣在1930年代末、1940年代初的一個與台灣高砂族有關的歷史事件,也是一部極著名電影、一首台灣流傳極廣的老歌。詳細看維基百科的紹介:


サヨンの鐘(日本語)

莎勇之鐘(漢文)

Sayon's Bell (English)


它被日本植民政府操作之下,幻化為一個目的是大東亞戰爭期間,激勵台灣人心,為大日本帝國、為大東亞共榮圈奮勇犧牲的故事。

台北一中、台北高等學校美術老師,鹽月桃甫(又名 鹽月善吉,1886-1954)先生畫的「サヨンの鐘」,1940繪。

Image

鹽月桃甫雖沒有直接教過顏水龍教授,但輩份仍屬顏教授的老師;也是最早以台灣高砂族為畫作題材,鼓勵台灣畫家追尋台灣特有意象,自已亦有收藏大量高砂族工藝品。

サヨンの鐘電影海報

Image

這部電影與歌曲,在植民政府的半強迫之下,幾乎當年全台灣大部份人都看過這部電影,至少聽過這故事,這首歌也在台灣非常流行,一直到今天,很多台灣歐吉桑還會唱給兒孫聽。這首歌,與米軍戰機爆擊,幾乎是台灣人在大東亞戰爭期間的重要記憶!

相信當年的顏水龍教授、千々岩助太郎博士,都非常熟悉這故事、這部電影、這首歌;尤其,這是以台灣高砂族為主題的電影與歌曲。

因為這部電影、音樂有極高的藝術性及歷史價值,使得這部電影、音樂,仍值得2008年的我們重新審視。

在這裡介紹這部電影目的,可以讓年輕的讀者,想像1930-1940年代,顏水龍教授、千々岩博士,在台灣高砂族部落踏察巡訪,學習台灣高砂族原住民傳統智慧的情景。

電影中可以看到霧社高砂族アタヤル族(戰後稱ターヤル族,今稱泰雅族)部落風貌生活的鏡頭,更使得電影有台灣高砂族原住民人類學研究的史料價值。

電影中的アタヤル族聚落,依片頭所示,應是桜蕃社(今霧社春陽部落)

Image

電影中的桜蕃社(今霧社春陽部落),住家前有種桜花

[url=http://www.youtube.com/watch?v=fL0sb6SBD-s]Image
[/url]
電影中的アタヤル族聚落公學校昇旗典禮,連部落中的アタヤル族成年人,也要向日本國旗致敬一下:

Image

電影中的アタヤル族編織與工藝的鏡頭,非常珍貴:

Image

日本時代高砂族族寫真非常多,但電影(記錄片)就非常稀少了!這部電影是重要的影像記錄。

Image

目前網路上YouTube,可以找到「サヨンの鐘」這部電影的前十分鐘,與最後八分鐘,非常珍貴,雖是電影,有1940年代台灣霧社高砂族アタヤル族部落風貌的鏡頭。

雖是電影,但部落應該是真的實景,當然比較髒亂雜亂的部份有先清理,所以部落內地面還算乾淨;此外,電影中可以看到アタヤル族婦女紡紗織布生活的鏡頭:

サヨンの鐘(Sayon no kane)電影的前十分鐘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L0sb6SBD-s

[url=http://www.youtube.com/watch?v=fL0sb6SBD-s]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url]

サヨンの鐘電影中,李香蘭唱主題曲サヨンの歌 (Sayon no Uta)

http://tw.youtube.com/watch?v=6h6Gpfl8VsM


Image


主題歌「サヨンの歌」(Sayon no Uta), 1943年, 李香蘭 唱

西條八十 作詩 / 古賀政男 作曲

花を摘み摘み 山から山を
歌いくらして 夜露にぬれる
わたしゃ気ままな 蕃社の娘
親は雲やら 霧じゃやら
ハイホー ハイホー

谷のながれが 化粧の鏡
森の小枝が みどりの櫛よ
わたしゃ朗らか 蕃社の娘
花の冠で ひと踊り
ハイホー ハイホー



サヨンの鐘電影中,末尾八分鐘
サヨン高唱「台湾軍の歌」(Taiwan Gun no Uta),送先生(老師)去出征,夜晚暴雨,然後少女サヨン落水身亡,少女サヨン送葬,サヨンの鐘插曲,聽見鐘聲的最後一段:
http://tw.youtube.com/watch?v=U6SxYPuHGjQ


サヨン(李香蘭)等多人高唱台湾軍の歌,送先生(老師)去出征
Image

Image

サヨン落水死後,族人送葬。

Image

Image

台湾軍の歌

臺湾軍報道部 作詞 / 山田榮一 作曲
灰田勝彦 原唱, Victor 曲盤 A-4125, 1940年10月発売


(按:台湾軍報道部,就是金潤作先生在大東亞戰爭末期工作的單位,有音樂、美術、文學、電影、寫真等各式軍中藝文宣傳的人才)


太平洋の空遠く
輝やく南十字星
黒潮しぶく椰子の島
荒浪吼ゆる赤道を
睨みて立てるみんなみの
護りは我等 臺湾軍
あゝ 厳として 臺湾軍

歴史は薫る五十年
島の鎮めと畏くも
神去りましし大宮の
流れを受けて蓬莱に
勲をたてしみんなみの
護りは我等 臺湾軍
あゝ 厳として 臺湾軍

滬寧のいくさ武漢戦
海南島に南寧に
弾雨の中を幾山河
無双の勇と謳われて
精鋭名あるみんなみの
護りは我等 臺湾軍
あゝ 厳として 臺湾軍




李香蘭(山口淑子),1920-

演出アタヤル族少女サヨン,是著名女星李香蘭(山口淑子),這部「サヨンの鐘」電影製作幕後單位,有台灣總督府、滿洲國、日本內地著名的映畫公司的松竹株式会社

Image

Image

顏水龍教授義父,霧峰林獻堂先生父子,正是李香蘭在台灣,頭號歌迷影迷!

李香蘭第一次來台,有跟林獻堂先生見過面吃飯同車聊天!林獻堂先生公子林攀龍,在東京就聽過李香蘭演歌了。林獻堂先生1949年避居日本後,在東京與李香蘭又見過面!

林獻堂先生一口氣為李香蘭,寫了八首詩,詳:

http://www.wretch.cc/blog/coolchet&article_id=16848651

李香蘭第二次來台灣,就是拍這部「サヨンの鐘」,還抽空到台南州柳營劉家,向劉吶鷗先生( 1905-1940)墳前上香。(詳筆者Blog:新營劉吶鷗宅遺照

兩人之前在支那上海,因電影而認識,兩人互相欣賞,劉吶鷗先生1940年在支那上海遇刺身亡。近年有日本作家,推定兩人是戀人。

劉吶鷗與劉啟祥(顏水龍教授留法同學老友)是同家族叔侄關係,劉吶鷗年紀比劉啟祥略大但小一輩,兩人皆就讀日本青山學院。

最原版的サヨンの鐘歌曲,由渡辺はま子(1910-1999)演歌,作詞:西条八十;作曲:古賀政男。

特別說明的是,先在1941年有這條歌,電影是1943才拍攝放映。電影中把這條歌當做片尾サヨン送葬的配樂,是合唱的送葬曲式。

一直到今天,台灣還有很多歐吉桑,是日本昭和時代流行樂天王音樂家古賀政男(1904-1978)的歌迷呢!這條歌,在大東亞戰爭期間,紅遍中國東半部、滿洲國、台灣、日本內地。這條歌,有1930年代的歐洲Tango風味呢!以下是最原版的歌曲錄音:

渡辺はま子 サヨンの鐘,1941
http://kaishao.idv.tw/PICS/2008/03/10/sayon.wma


作詞:西条八十 作曲:古賀政男

(一)
嵐吹きまく 峰ふもと
流れ危ふき 丸木橋
渡るは誰ぞ 麗(うるわ)し 乙女
紅き くちびる あぁ サヨン

(二)
晴れの戦いに 出てたまう
雄々し師の君 懐かしや
坦う荷物に 歌さえほがら
雨は降る降る あぁサヨン

(三)
散るや嵐に 花一枝(ひとえ)
消えて哀しき 水けむり
蕃社の森に 小鳥は鳴けど
何故に帰らぬ あぁサヨン

(四)
清き乙女の 真心を
誰か涙に 偲ばざる
南の島の  たそがれ深く
鐘は鳴る鳴る あぁサヨン


註:此電影與音樂公開放映是1943年,距今六十五年;依著作權法34條攝影、視聽、錄音及表演之著作財產權存續至著作公開發表後五十年。原著作權人因超過公開放映五十年,已喪失著作權。
Last edited by 陳凱劭 on Sun Jul 06, 2008 6:08 am, edited 1 time in total.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Sayon no kane, 1943

Postby 陳凱劭 » Sat May 17, 2008 12:03 pm

顏教授的傳記裡提過,他剛從東京美術學校卒業時,回到台灣,卻找不到工作。

台灣本島人,當年在台灣確有被歧視;若是日本內地人,一樣卒業自亞洲第一的東京美術學校,在當年台灣的高等學校、商業學校、工業學校、中學校、師範學校,是不難找到教職。

根據顏教授傳記記載,顏水龍教授當年有意到山地部落去做「蕃社警察官」,但後來並未如願。

日本時代蕃社警察官,其實並不是從事「治安、掠賊仔」的工作,就在這部サヨンの鐘(Sayon no kane)電影的前十分鐘,有紹介山地部落的警察官從事的工作,因為電影男主角就是蕃社警察官: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L0sb6SBD-s

蕃社警察官要做的工作有:

1.基層的醫藥衛生工作:大概是生虱母、砂眼、肚子痛、感冒;當年已有特效藥的傳染病的預防,例如マラリア(瘧疾),コレラ(霍亂)

2.公學校教員:教國語(日本語)、美術、算術、地理、歷史....

3.軍事訓練教官:基本軍事動作、軍事常識

4.土木技術人員:架鐵線橋、簡單鋪路,電線...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Re: Sayon no kane, 1943

Postby 陳凱劭 » Sat May 09, 2009 3:51 pm

日本時代 臺北工業學校 千々岩助太郎 校長
台灣原住民建築調查測繪圖稿全集 數位典藏計劃
2008-2009



相關資訊請參考:

ndap.org.tw

wiki.teldap.tw

主持人:國立台北科技大學建築系教授黃志弘、宋立垚


Image

下圖是1940年千々岩助太郎先生,擔任台北工業學校校長(僅三個月)的學校檔案照片,1940年也接近千千岩先生認識顏水龍先生的時期。

Image


這批1935-1947年,千千岩助太郎博士在台灣全島,上山下海,遠到離島紅頭嶼寫真、測繪回來的台灣原住民人類學資料,於戰後1947年引揚歸國時,因無法帶回日本,臨時寄放在老朋友顏水龍家裡,顏水龍教授搬家多次,但這袋老友的史料一直為老友珍藏保存不敢怠慢。

一直到1958年佔領台灣的蔣幫國民黨當局,開放日本人來台灣觀光時,千千岩博士才重回心靈故鄉台灣,拜訪顏水龍老友,再帶回日本去。

也因此千千岩博士依據這批史料,回到日本取得了工學博士學位,在日本擔任過多所大學的學校(校長)、工學部長(工學院長)等重要職位


之後數十年來,這批史料一直放在千千岩家中,1991年千千岩博士過世後,仍一直由家屬保存良好。

這期間,有日本的國家級人類學、民族學博物館及學術單位,多次向千千岩家屬探詢,由日本的頂學術單位來收藏保存這套台灣原住民的第一手史料的可能性,甚至有學術單位開出極好的條件!

但是,千千岩博士的家屬,觀念非常開通,他們認為,這套東西是屬於台灣及台灣人民共同擁有的珍貴人類學研究資產。他們希望能讓這批史料,回到台灣;只要能在台灣找得到適當的單位接手,他們最希望還是放在台灣。

最後,由千千岩博士擔任過校長,且任教長達十五年的台北科技大學(原:台北工業學校),來收藏這筆史料,這批史料再度回到祖國台灣。

這次將會採數位典藏的方式,讓手稿、寫真、圖樣,能電腦掃描收存,並開放給全世界參考研究引用。

相信有詳細的史料做基礎之後,後續的研究,就會像雨後春筍一樣,不斷地冒出來。

相信這是我們這輩台灣人,能為熱愛台灣的千千岩博士所做的一件大事。

筆者也相信,顏水龍先生在天之靈,一定樂見這批曾放在他家十年的台灣人類學珍貴史料,再度回到台灣,且開放供全世界研究參考。

顏水龍教授原本是美術、工藝出身,卻因緣際會,在台灣的人類學、民族學領域也有參與;也對台灣原住民文化的保存有重要貢獻,顏水龍教授令我們晚輩尊敬且悠然神往。
User avatar
陳凱劭
 
Posts: 979
Joined: Thu Sep 30, 2004 1:17 am
Location: 台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Previous

Return to General Discussion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1 guest